2020年06月02日 (二) 10:01 30°C 78%

降魔記 | 暴龍爸

曾幾何時工作是我生命的第一位,朝九晚十絕對正確,老闆出糧給我,我有責任全心全身奉獻,家庭、家人我都很重視,所以我更要做好我的工作賺到更多金錢,令他們得到更好的生活。我曾計算過,每月平均 OT 大約 60 小時,相等做足 365 日。在工作的日子不停有新人加入亦有老一輩被辭退,後者同樣是全身奉獻的,但日子久了,有些同事與另一半關係轉差,有些身體出現問題,而我更患上都市病──抑鬱和壓力症,需要藥物才能入睡。有一段時間,我對電話的鈴聲產生嚴重恐懼,家人經常問我為何電話常調校為震機,當時我怕家人擔心,所以沒跟他們說出我的病,誰會相信有人當聽到電話鈴聲會冒汗、手震和驚恐?

在職場突然離職十常八九,同事好像覺得從沒有這些人存在過。不論普通職員或高層上司,我很早已明白「員工」只是公司可隨時更換的「零件」,那怕你有天大的本事,老闆也會無時無刻準備找人取締你,我不會說是無情,對於公司和大眾利益這是必然的事,亦是職場上的定律而已。

自出身社會以來,我一直認為金錢是萬能,到今天我都認為是,不過健康和家庭絕對是無價。我醒覺若果我有事,老闆和上司第一件事是盡快找人接替我的工作,相反最傷心的、最受害的一定是我的家人,所以我決定離開一個工作已久的地方,將我人生的時間留給我愛的家人。

 

圖:網絡圖片

暴龍爸

本性善良,內心溫柔,但在管教兒子上卻絕不手軟,因而得名。嚴厲,是因為他認為教好孩子的品行、自理能力和抗逆能力,才是對孩子、對社會一個負責任的做法。在卸下暴龍的身份時,他其實是一個比兒子──大魔(8歲)與小魔(5歲)──更貪玩的大男孩,因此大小二魔對他又愛又怕。

在降魔的日子裏,暴龍爸與烏龍媽互相尊重、互相配合,並肩作戰。

你或會喜歡看這些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