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01日 (三) 09:35 19°C 91%

馴魔記 | 烏龍媽

距離上一次郊遊,已是大半年前了,就連兩位宅男大魔和小魔,也開始懷念起山上的風景來。未知是否因為沒出動太久,還是年紀又大了,所以這次行畢大東山沿黃龍坑郊遊徑回東涌,竟然讓我們差點軟癱在地。

大東山是香港第三高的山峰,海拔 869 米,但為了一睹遍山芒草的景色,後知後覺的我們打算抓緊芒草盛放季節的尾巴,碰碰運氣。幸好最後總算看到了芒草,但當然已不及盛放時候那麼美。

前往大東山有三條路線,我們選擇了較容易的伯公坳——由東涌乘巴士(11、23 或 3M)到伯公坳下車出發。但沿途有山友說,由梅窩上其實較輕鬆,因為路較平緩,沿途亦有樹蔭。第三條是黃龍坑郊遊徑,亦即是我們回程時走得雙腿發軟的路線。


由伯公坳出發,初段都是一些梯級。

約半小時後便看到面前這個山坡。

本來想欣賞芒草只需到爛頭營便可,而且那裏還有石屋看,但大小二魔久沒出動,精力無限,望著遠處的山峰,越走越起勁,又為山坡上的一棵樹改名為:「單身西蘭花」。就這樣,他們一邊說笑,一邊輕鬆地爬到山上。至於本來忙於為他們拍照的我,到了一段近乎 60 度的陡斜泥路,實在沒信心自己能攀得上,於是向暴龍爸宣佈投降,然後站在一塊大石旁等他們回來。等待期間,眼見幾位女士也要慢慢抓著旁邊的草根借力才能爬上,而落山的就更不論男女都驚險萬分——高手新手,此處輕而易見。正當我輕輕鬆鬆吃花生時,暴龍爸在山上向我劃手勢,說原來前面還有路,說罷便回來把我半推半托帶了上去——還好,這證明我的體重還可接受。多得他們沒把我放棄,我才可以登上大東山之巔,在颼颼風聲下遠眺鳳凰山和四周的風景,當然少不了打卡留念。

繼續拾級而上,開始見到滿山金黃色的芒草。


就是這條幾近60 度的陡斜泥路,令我差點放棄。

芒草的確很美,尤其遍山芒草隨風搖曳,處處都是打卡點,但亦因此容易忘卻時間。我們中午 1 時從伯公坳起步,至 3 時多抵達大東山山頂,然後便開始忘形,在附近山頭走了一遍才願起行回歸,那時已經接近 4 時半。由於擔心快要入黑,面對 2.5 小時路程的南山和只需 1 小時的黃龍坑郊遊徑,我們選擇了後者,心想根據以往經驗,走 1 小時郊遊徑應難不倒我們。誰知剛起步不久,便有山友告知,這條是眾多郊遊徑中最難行的一條!果然,此山路在一小時急降數百米,故要走逾千級跨度頗大的石級,雙腿走到最後酸軟得不能再彎曲,好幾次差點要跪下來,幸好有行山杖輔助,才能撐到最後。

一向不愛運動的我,既怕曬也怕煩,但每次一家四口行山,我總是十分期待,除了因為愛看大小二魔興奮的樣子,更愛他們不時回頭查看我是否跟得上,以及每遇到鬆脫的石級或凹凸不平的路時,他們都會互相提醒。沿路上遇到山友,大家又總會互相鼓勵,互相讓路,甚至在難走的路上,更會互相扶助,人情味之濃,有點久違了的感覺。當然,要是讓我遇上發哥,那就更加完美。

坐在大石上吃點乾糧,稍作休息。

在大自然下,我們都渺小得很。


終於爬上大東山山頂了,當然要在標高柱前擺個甫士打個卡。
 雖然由伯公坳上大東山不足869 米高,但計算黃龍坑的回程路在內,可不是說笑。

爛頭營上約有二十間石屋,很有詩意。

右邊的一棟樹,被小魔改名為「單身西蘭花」。


整段黃龍坑郊遊徑石級都是撐著行山杖急步走的,行畢不消數分鐘,天已全黑。

郊遊日期:2019 年 12 月 26 日

溫馨提示:

  • 爬上大東山山頂的路頗為陡峭,新手如想欣賞芒草,建議到爛頭營便可,不用勉強攻頂。
  • 三條路徑各有難度,大家出發前宜做足資料搜集,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路線。
  • 為免摸黑下山,謹記預留回程時間:若由較平緩的南山路線回程,需要 2.5 小時;如選擇 1 小時路程的黃龍坑郊遊徑,則要走一大段陡直的梯級。
  • 山上溫差大,冒汗後遇上刮大風容易病倒,因此要帶備保暖衣物。
  • 最後當然是要帶走自己的垃圾。

 

烏龍媽(Silly Mom)

從小愛上文字,曾任親子兒童雜誌及選校指南編輯,其後於大學附屬學院從事課程行政工作,有幸接觸教育界人士、幼兒專家、家長及學生。自覺不足,當年懷著大魔跑去唸傳理文學碩士。


為了兩個沒一刻停下來的兒子,她看了一大堆育兒書籍、網站和研究文獻,發覺雖然獲益良多,但最終還是需要自己從不斷失敗、沮喪、成功、感恩的循環中摸索,皆因每一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每一個成長階段都是新的開始。在馴魔的日子裏,烏龍媽跟天下媽媽一樣,有許多勞氣卻又很窩心的經歷,同時還有很多搞笑烏龍事。

你或會喜歡看這些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