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2日 (五) 08:37 20°C 61%

馴魔記 | 烏龍媽

 

構思這個題目已好一陣子了,只是自己一直都在懶,直到近日終於有一個令我不寫不可的理由……

兩年前,大魔跟很多小朋友一樣喜歡打機。我心想,與其完全禁止,倒不如順從他的興趣,讓他學習編寫程式,了解製作電子遊戲背後的原理。由於不肯定他是否真的感興趣,所以就先從暑期班開始。那時候,小朋友學習編程在香港仍未算普及。

十堂暑期班完結了,問他可有興趣繼續,他肯定的點頭。就這樣,大魔便由最初的 Scratch、MIT App Inventor 2 一直學到現在剛開始的 JavaScript。兩年以來,他每逢星期六早上都會自動自覺起床,甚至催促我和暴龍爸起床送他上編程課,這樣主動和積極,平日除了玩基本上不會看到。

兩個月前,他參加了一個 AppJamming 比賽,使用 MIT App Inventor 2 製作了一個名叫「Smile」的 App,目的是令人快樂。為了這個比賽,他由構思、草擬 mind map、設計版面、落實寫 codes、修改 codes 以至準備 presentation,都很努力和主動。幸運地,他最後進入了 16 強,並獲得最佳創意獎。作為母親,我當然替他感到高興和自豪,那尤其在於他在整個過程中的積極態度,以及希望帶給別人快樂的一顆善心。

然而,其後一篇有關的訪問報道卻無端惹來批評,說 10 歲小朋友失去靈魂、母親虛偽等。對於這些留言,我感到莫名其妙 —— 到底一個希望透過自己製作的 App 來逗人快樂的小朋友,為甚麼會是失去了靈魂?一個讓孩子自己決定是否繼續學習編程的母親,為甚麼會是虛偽?大概留言的人誤以為,大魔是被我所迫,而他這個年紀學習編程是另一個過早操練的個案。我明白在網絡上,揣測、批評以至單一的標籤歸類,都可在彈指間作出,我本可對這些留言一笑置之,但對於小朋友學習編程這一事,我卻想多說一點點。

程式語言,被喻為「數碼世代的國際語言」(The global language of the digital age)。意識到程式語言的重要性,現時多個國家已經將編程教育納入小學課程。根據由 31 個歐洲國家及地區教育部門組成的 European Schoolnet 於2015 發表的一份報告,法國、英國、西班牙、愛沙利亞、芬蘭、比利時等 8 國歐洲國家,都已經在小學課程中加入編程教育。此外,瑞典亦宣布於 2018 年開始,由小學一年級起教授編程以及如何分辨網上真假新聞。在亞洲,新加坡、馬來西亞、南韓以及香港等地區亦已有相關計劃。

在正規學校以外,一些熱心人士及非牟利組識,更於網上提供免費的編程學習資源及推行免費編程體驗活動,例如 Hadi Partovi 和 Ali Partovi 兄弟創辦了 code.org,又如本地的 CityU Apps Lab 與非牟利機構 Let’s Code (Hong Kong) 合辦 Hour of Code 活動。後者每月舉辦工作坊,大小二魔也曾於某個周末參加過一次,看見 CityU Apps Lab 的張教授手抱幼女落力講解,心裏著實敬佩他願意付出私人時間義務推廣編程教育。

只要看清楚世界各地的情況,大家不難看到本港的編程教育已然落後。更重要的一點是,小朋友學習編程的工具,一點也不艱澀,例如上述提及的 Scratch 和 MIT App Inventor 2,都是一些採用積木形式、色彩繽紛的視覺化工具,而非像一般基於語法(Syntax-based)的艱澀程式語言。那些有趣的工具能讓小腦袋輕易創作出各式小遊戲、小動畫和小工具,小朋友大多會一試愛上。且試看小朋友上一次編程課,相信大家在門外也能聽到他們的歡笑聲、討論聲。相對於我們這一代「digital immigrants」,從小已接觸電子產品的「digital natives」對編程的熱愛和投入程度,比你我所想像的都要高很多。

另一個問題是,學習編程就只是單單讓小朋友學懂編寫程式嗎?MIT Media Lab 的資深研究科學家 Kipp Bradford 表示,在學習編程的過程中,我們還會學到其他東西,除了算術和運算能力,還有解難和溝通能力。「They are not just learning to code, they are coding to learn」,這有如培養閱讀能力:「learn to read, read to learn」。對於這個說法,我有親身感受 —— 由於小魔年紀尚小,他還沒開始上編程課,但在哥哥的薰陶下,他在家中已自行製作了許多個簡單的小遊戲和動畫。而且不論大魔或小魔,為了完成自己的作品,都會主動地問我一些中英文字怎麼寫,又會自己上網或看書查找資料,如此主動學習,都是因為他們由興趣出發,而編程正好引發了他們的興趣。

從興趣出發,讓小朋友以遊戲方式發揮創意,並從中訓練邏輯及運算思維,是學習編程的最大益處。誠然,當教育局準備把編程納入小學課程,同時有越來越多家長讓小朋友學習編程時,我們必須關注和提醒自己:這最終又會否令編程淪為另一門僅遵循 step by step 教學、講求標準答案和考試分數的學科?畢竟,要推行編程教育,由教育局、老師以至家長都需要明白,mindset 與 skillset 同樣關鍵,要怎樣教、怎樣推行,都必須仔細考量。今天在這裏記下,也是對自己的一個警惕。


大魔為了 AppJamming 比賽,由構思、草擬 mind map、設計版面、落實寫 codes、修改 codes 以至準備 presentation,都很積極和主動。


為了製作這個 Galaxy Map 小資料庫,大魔主動地在網上查找資料。


小魔雖然沒正式上過編程課,但在哥哥的薰陶下,也自行用 Scratch 製作了一些簡單的小遊戲和動畫。

 

參考資料及延伸閱讀:

 

 

 

烏龍媽(Silly Mom)

從小愛上文字,曾任親子兒童雜誌及選校指南編輯,其後於大學附屬學院從事課程行政工作,有幸接觸教育界人士、幼兒專家、家長及學生。自覺不足,八年前挺著大肚子跑去唸了個傳理文學碩士。

為了兩個沒一刻停下來的兒子,她看了一大堆育兒書籍、網站和研究文獻,發覺雖然獲益良多,但最終還是需要自己從不斷失敗、沮喪、成功、感恩的循環中摸索,皆因每一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每一個成長階段都是新的開始。 

在馴魔的日子裏,烏龍媽跟天下媽媽一樣,有許多勞氣卻又很窩心的經歷,同時還有很多搞笑烏龍事。

你或會喜歡看這些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