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5日 (五) 13:21 25°C 59%

馴魔記 | 烏龍媽

大魔從來不是成績優異、名列前茅的那一類學生,所幸他的品行一向不錯,也許這是因為他仍像孩童一樣傻乎乎的,但儘管如此,當上班長這一回事,我們從來想也沒想過。

四年級上學期,大魔的班主任希望讓同學了解民主制度,遂改以投票方式讓同學選出心目中的班長。想不到凡事都想嘗試的大魔,連選班長的機會也不放過,自告奮勇地舉手參加。為了達到目的,他首先要爭取票數支持他入圍成為三位候選人之一。勁敵在前,他唯有打人情牌,以樂於助人的精神搭夠。幾經努力游說,他終於成功入圍了!我們很為他感到高興,高興並不在於入圍,而是他積極和不放棄的精神。

入圍後,他開始四處拉票。那段期間,他每天晚上都會主動向我們彙報游說的情況。看著他緊張但雀躍的表情、望著他手上那顯示著選情告急的同學投票名單、聽著他自己構想的策略,我驚覺自己的兒子原來已變得比我所想像的更成熟、更有思想。除了給他鼓勵,我沒有加入太多意見。終於,他成功被選中成為班長。當選那天回家後,他急不及待戴上班長章,興奮地用手機拍下「歷史性的一刻」傳給我看。

然而當選班長後的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發現他漸漸有點悶悶不樂,有好幾次更不見了班長章,他說是遺漏了在學校。後來我覺得不對勁,於是問他:「你是否已沒做班長了?」第一次,他否認;第二次,我說:「你有甚麼事不怕向媽媽說。」這次他終於忍不住哭了,然後點頭承認。那一刻,我很心痛。原來,他一直認為從前的班長不夠惡,不能鎮住經常在班上嘈吵的同學,於是他當選後便以強硬的態度對付那些同學,即使那些同學有份投票給他。漸漸地,同學開始不喜歡他,更說他狐假虎威,又說他成績不夠好之類,總之就說他沒有資格做班長,讓他很傷心。最後同學的投訴更令他失去班長一職,轉為班長助理。聽他坦白地說出事情的來龍去脈,我知道他已明白自己哪裏做得不好,所以我和暴龍爸沒有再訓話,只表示希望他明白日後懂得怎樣處理、如何以德服人,還有將來無論發生甚麼事,爸媽都一定會在他身邊支持他。

當上班長這一事,不但令他明白民主制度的真義,也讓他明白單單靠強硬的態度並不能服眾,相反要以德服人。更重要的是,這事讓他深深感受到,但凡遇到不開心的事情,向家人訴說總比埋藏在心底獨自承受好得多。看他如釋重負破涕為笑,臉上終於展露出久違了的笑容,我們也終於釋懷了。

事隔數月,我問大魔可否把此事寫出來,他初時笑著搖頭,後來改變主意開出條件,要我讓他做編輯。我趁機再問他一次,可記得如有任何事情,說出來總比一人獨自承受好得多,他猛地點頭,傻笑著說:「係呀係呀。」

對我們來說,兒子臉上的笑容,比他身上所掛的班長章重要得多。

烏龍媽(Silly Mom)

從小愛上文字,曾任親子兒童雜誌及選校指南編輯,其後於大學附屬學院從事課程行政工作,有幸接觸教育界人士、幼兒專家、家長及學生。自覺不足,八年前挺著大肚子跑去唸了個傳理文學碩士。

為了兩個沒一刻停下來的兒子,她看了一大堆育兒書籍、網站和研究文獻,發覺雖然獲益良多,但最終還是需要自己從不斷失敗、沮喪、成功、感恩的循環中摸索,皆因每一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每一個成長階段都是新的開始。 

在馴魔的日子裏,烏龍媽跟天下媽媽一樣,有許多勞氣卻又很窩心的經歷,同時還有很多搞笑烏龍事。

你或會喜歡看這些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