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6日 (五) 19:02 18°C 39%

馴魔記 | 烏龍媽

一連幾天從報章看到社會上出現了不少畸型教養與教育問題,先是直昇機家長全天候侍奉「殘孩」,兒子十多歲懂玩手機卻不懂自己吃飯,要父母一口一口直送到嘴邊餵來吃;要不就是「完美」家長要求子女不會答錯問題、考試拿滿分;然後再來小學規定學生每學年閱讀20至60本課外書並撰寫閱讀報告,直把閱讀變成負擔。這些怪現象,一個比一個令人汗顏。

如今彷彿甚麼事情都要量化,企業做巿場策劃如此並不難理解,現實亦見大企業因大數據而成功,但最可怕是現在就連小孩子的學習竟也變成了一堆數字:「學懂多少個生字」、「看了多少本課外書」、「能講多少種語言」、「能玩多少種樂器」、「樂器考到多少級」、「參加了多少興趣班」、「曾拿過多少獎項」,到最後當然是「考試得到多少分」……

好端端一個天真活潑的小人兒,還未來得及享受書中多姿多彩的世界便被要求寫讀後感,小手還未來得及發育便被迫每天坐在鋼琴前練習一手抓六七八度琴鍵。結果是,他們還未感受過學習的樂趣,便已害怕甚至討厭了學習。

在追求量化的時候,人們容易為了追數而把學習過程忽略了——包括享受甚至失敗的過程,也包括問「為甚麼」和「假如」的過程,而這些正正是推動孩子主動學習的關鍵。

假如,假如真的要量化,那何不數數自己每天有多少時間陪伴孩子、每天擁抱或親吻孩子多少次、有多少時間與孩子談天說地說笑話、孩子每天有多少時間開懷大笑?事實上,這世上有更多更重要的東西都是無法用數字來量度——愛心、同理心、公德心、責任心、自信心、謙虛的心,還有快樂。也許有人認為這樣太天真,但童年不應該天真的嗎?

烏龍媽(Silly Mom)

從小愛上文字,曾任親子兒童雜誌及選校指南編輯,其後於大學附屬學院從事課程行政工作,有幸接觸教育界人士、幼兒專家、家長及學生。自覺不足,八年前挺著大肚子跑去唸了個傳理文學碩士。

為了兩個沒一刻停下來的兒子,她看了一大堆育兒書籍、網站和研究文獻,發覺雖然獲益良多,但最終還是需要自己從不斷失敗、沮喪、成功、感恩的循環中摸索,皆因每一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每一個成長階段都是新的開始。 

在馴魔的日子裏,烏龍媽跟天下媽媽一樣,有許多勞氣卻又很窩心的經歷,同時還有很多搞笑烏龍事。

你或會喜歡看這些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