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6日 (五) 18:00 18°C 34%

在途上 | 楊淑儀

2014年其中一個最偉大的工程,就是花了超過四個月時間,將家中接近2,000隻CD,轉化成高品質320kpbs MP3。其實近年已甚少拿出CD放到Hi-fi聽,要不是把心一橫將它們轉成soft copy,恐怕大量歌曲都會被塵封。現在我更使用iMatch,把已轉成soft copy的18,000首歌放到雲端,當真「去到邊聽到邊」。

從小喜歡聽歌,到現在都是歌不離身。慶幸成長於廣東、日本甚至全球樂壇的黃金年代,超水準作品伴我成長。就在這裏回顧一下聽歌的歷史。

1. 卡式帶

自懂性到中四都是聽卡式帶,我第一盒擁有的卡式帶是《跳飛機》,老爸特地從海運大廈的唱片舖買回來。記得老爸的熱播是甄妮的《奮鬥》、薰妮的《每當變幻時》。中學年代,零用錢都花到張國榮、梅艷芳和杜德偉的卡式帶,而農曆年有利市錢便會買譚詠麟的卡式帶。80年代樂壇百花齊放,但零用錢卻有限,我惟有借同學的卡式帶回家「Dub帶」,亦會光顧唱片舖$2一隻的「Dub服務」,有時我還會替同學「Dub上Dub」。

2. 黑膠碟

由於到中四家裏才添置Hi-fi,所以我16歲才接觸黑膠碟。同一時間,CD已崛起,所以我聽黑膠的時間只有一兩年,感受不深。聽黑膠,最喜歡那種RAW,歌與歌中間的空間,幾陣的「fung fung」聲是有靈魂的。聽得頻密的黑膠碟,唱針也會「落得準啲」。

3. CD

聽CD超過25年,亦雄霸主流多年。90年代的CD最花巧,附贈品早遠超過歌曲的價值。送海報、寫真集是最基本的,後來演變成VCD、DVD,CD每隻都是A4那樣大。開始有經濟能力時,我很喜歡流連旺角信和和灣仔東方188的二手CD舖,買回學生時代負擔不起的CD,特別是張國榮和梅艷芳的。萬料不到當日是草的CD,今日被當作是寶。一隻東芝版CD回收價竟然過千。我也喜歡錢,但這些錢買不到回憶,所以暫不打算出售。隨CD產生的Discman也是我大學時代的時尚,因為鄭秀文的《捨不得你》,我買了一部Panasonic Discman。

4. MD

MD帶來的最大興奮是自製歌單!我可以從CD選取歌曲自製MD,而MD Walkman也比Discman輕,外觀也較有型,此外MD Disc亦有不同設計供選擇,曾是我極愛的聽歌工具。今日還保留一部Denon MD機留念!

5. MP3

在手機未能聽歌的時候,曾短暫擁有MP3機,貪其外型輕巧。

6. iTunes

我第一部iPod是2006年購買的60GB白色iPod,9年後的今天還安放在辦公室。iPod顛覆聽歌的習慣,一部小小的iPod可以儲存幾千首歌,以iTunes無限地自製不同playlist,存到手機於交通時間聽,亦可存放在電腦慢慢聽。現用上iMatch,更可以把整個歌曲資料庫隨身攜帶。

不論是卡式帶或是iTunes,不論科技有多進步,歌曲還是由旋律、歌詞和歌者演繹組成。壞歌不會因科技變得好聽,陳百強的《深愛著你》無論是黑膠或是MP3,都是那樣動人心弦。科技多美好,都不能代替感情、感覺和感受!

楊淑儀

數碼營銷(Digital Marketing)從業員。在人生列車上,總會因為緣份遇上不同的人,然後發生和產生一連串的事。有些人在中途下車,成為旅途中的過客;亦有些人中途上車,然後結伴走更遠更長的路。「在途上」,描述她在這架人生列車上遇到的人和事,分享所見所聞。

你或會喜歡看這些內容